问之

面具*秋 @  @ 

《怀疑》

星星的原野
是黑夜伸开的手指

晃动着
    杯底1/6液体
整个世界
在手举的高度
天空旋转、大地漂移

当月亮走到
    世界中央的时候
(我发现)
野猫的眼里
有太多明显的怀疑
      我是白的还是黑的?

《无聊时说诗6》

1,

简洁、意识和视觉意象的鲜明生动是中国诗歌的特质。

要想写好中文诗歌,就要一直坚持修炼自己的内在感知、外在的语言,并在诗歌里努力去维持着这些特质。

 

2,

诗歌是雕虫小技,写诗是一件极其令人生畏的工作。

她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与人类思想比较起来,只能算是二流的。但是,即使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沙漠,诗歌的花朵仍然会如精灵一般鲜活的绽放。

 

3,

我一直记着这些句子:“一句话/就可以温暖/三个月的冬天”。

诗歌不是温暖的,也不会给你欢乐。但是,诗歌却可以引领你去感受世界。

如果你感觉到了温暖、幸福,那一定是你自己的灵魂在提升着你自己的体温、自我拥抱。

《一根香》

点燃一根香
用它
劈开漆黑的夜晚
鲜红的口子
      流淌出恐惧和叹息

烟雾的影子
在冰冷的
      河流中舞蹈

我们和春天
都是过客,正
忙着
从虚幻和现实中逃离

《无聊时说诗5》

1,

The littie flower lies in the dust.

  It  sought the path of the butterfly.

 

这是印度诗人泰戈尔1941年《失群的鸟STRAY BIRDS》中第263小节的诗句。英国诗人叶兰说“我每天读泰戈尔,读他的一行,便把世界上的一切烦恼都忘了”让我们再读一段第35节的诗句:

 

The bird wishes it were a cloud.

  The cloud wishes it were a bird.

 

我们用英语去读诗,和用汉语读诗是一样的,都可以得到从诗歌传达给我们的美的享受。用汉语读一下:

263:小花躺在尘土里,它原是寻找蝴蝶的道路。

35:鸟愿做一朵云,云愿做一只鸟。

 

2,模仿论

亚里士多德的《诗学》:认为诗之为诗,不在于它压韵、分行与文采,而是因为它是模仿的产物。但是,“模仿”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对描写对象简单的描摹和照抄,其实质在于按照创作者对于世界的理解去模仿。“诗人的职责不在于描述已经发生的事,而在于描述可能发生的事,即根据可然或必然的原则可能发生的事。”(第9章)……这样,艺术描写的对象本身就带有了普遍性,就富于了哲学意味。

亚里士多德指出艺术家必须从1过去的或当今的事;2传说或设想中的事;3应该是这样或那样的事等三类事中选取模仿对象。亚老夫子最推崇的是模仿能反映出普遍性内涵的事物。 

有限的个人理解,亚里士多德的《诗学》里传授的是关于文学创作理论,因为在那个时代只有诗学和修辞学,诗基本上是文学的通称。 

3,理念论

在有神论者柏拉图看来……(省略630个字)  ,无法语言描述。

4,

诗歌的创作是先于现意识、潜意识的前意识里的思维行为。按照柏拉图的认识论去理解,也许是诗人的灵魂在诉说…… 

贾岛的“推(敲)月下门”只是他前世的灵魂在仔细回忆而已,如果你解读了诗的真实含义,那么,你的和诗人的,2个孤独的灵魂一定正在某个地方快乐地拥抱。

PS:端午节将至,谨以此文纪念咱们的屈原诗祖

和胡月的《庄子与蝴蝶》(临屏三首)


《酒》
你提的瓷壶
画着春秋
紫藤、葡萄、牛和晓月
让我的归路
曲折如风,又蜿蜒如蛇

《风》
无脚的植物或动物
植物为花
动物是蝶

与我不期而至的相遇

《蝴蝶》
你是我幻化的身影吗?
如果是
你又是谁?

我是你梦里的庄周吗?
如果不是
我一定是你 

 

《高山流水》
你拨动的弦,细而且长

恰好
我在高山之上的远望

水是思想的模样
那么
入海的归宿,就
是一团昏睡、很多点星光 

(胡月:

缘是一根线,上面抹了红蜡
鸟在它的路上飞) 

我们,虚张着一个姿势
下午一次小睡,拈住
这人间,食指与拇指的耳语 

《无聊时说诗3》

1,   

诗歌是分行的文字吗?人们都会把一句话分行,排成诗歌的形状,这没有什么可以轻薄的。我们在开始学习书法的时候也是这样的,先临摹然后再创作。

 

2,

诗行是诗歌的感情单位,同时也承载着韵律,节奏以及语言习惯。单个诗句不一定可以具备完整的含义。就象一片树叶无法表现一棵树但她是树的一个重要部分,一滴水虽然不是大海但却无法缺少,尽管个体和群体之间在形式和内在都不相同。

 

诗歌借助诗行将诗歌本身一步一步的呈现出来。分行是文体区分形式的需要,也是诗情抒发的需要。

 

3,

每个诗人的语言习惯不一样,在何处分行估计也将不一样,标点出现的位置也不一样。这些会影响到诗的节奏、韵律甚至是意境。

 

朋友们可以自己做些试验感觉一下……